你们都欺负我!!

【朱白/龙宇】真相是假10 先虐后HE?

       距离他俩分别已经有两天了,难得的有休息的空,白宇坐在行驶中的保姆车里等着被送回酒店,车里开着空调,白宇也不知道开了多少度,只觉得凉飕飕的,他脱了鞋蜷在周围没人坐的中后排椅座上,摘了眼镜把渔夫帽压的低低的。白宇觉得好累,《镇魂》的热度一天比一天高,他每天都是马不停蹄的活动营销和采访,要是…他在可能会好一些?这么想着,白宇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就算知道那人从来不更新朋友圈也还是点开看了一眼,看着空白的朋友圈他像是赌赢了似的很轻的笑了一下,末了又盯着他的头像看了看,就算是那么小的图也能看清他的眉眼,白宇的手指移到朱一龙头像的位置,刚要点开又突然停住了,白宇现在脑袋很乱,本就皱着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觉得现在自己很想他,却莫名没有胆子碰他,哪怕只是照片。

       “白叔,到了。”白宇抬了一下下巴顺手锁了手机屏,戴了眼镜起身穿鞋下车。助理在前面走,白宇驼着背趿拉着拖鞋跟着进了电梯,到房间门口两人分开前助理突然开口:“白宇。”他房间门刚打开,手还在门把手上,转头抬眼:“嗯。”助理盯着憔悴的白宇看,想说的话还是没说出口,只是抬手拍了拍白宇瘦弱的肩,白宇像是懂他的意思,抬腿进屋前冲他闭了下眼笑了下:“没事。”
       白宇摘了帽子脱了鞋,拉上能阻隔阳光的墨色窗帘,然后把自己砸进单人沙发里,其实床比沙发舒服的多,但是床不能满足现在白宇所需的安全感,他现在更想把自己藏起来。
       “滴答…滴答…滴答…”钟表声还是让白宇把眼睛睁开了,其实他很喜欢每次都能陪伴他的滴答声,白宇觉得再烦躁的心都能沉静下来,他每天都摆着职业的微笑在别人的狂欢中生存,他喜欢喜欢自己的她们,却更喜欢在这种时候寻找自己的时间。但是今天的滴答声让白宇越发的不安和纠结,他只觉得时间一点一点的在流逝,他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在钟表里一点一点被夺走。
       白宇其实这段时间一直在风口浪尖上,喜欢他们的粉丝也只是在“巍澜”的话题上疯狂pick,但是涉及白宇和那个人自身,自己的热度始终没有他高不说,更不愿意自己绑着“蹭热度”。
       “我对你也做了同样的事。”白宇突然想起了那个人在床边说的话,他说他吻了自己,那么优秀的人,竟然吻了如此颓废的自己,哈…
       “我愿意被你缠着。”那个人的话总是不多,却总能刻进白宇的心脏。他想了想当时自己的样子,没忍住笑了一下,那个人是怎么想的能容忍这样的自己啊…虽然他这么说了,但是现实和舆论摆在这,白宇都不敢想,他不敢想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到时候后果会是什么样,无论怎样白宇都觉得不会好,他不能这么自私,那一步,他根本没法迈出。寂寞的心情滴答滴答,可喜欢的心情闪闪发着光。
       如果,现在去见那个人,他可能会哭出来吧。

       几天过去了,快本那边发来了歌词和小样,邀请两个人去一下台里。这些天白宇和朱一龙一直在各忙各的,心情好了抽空发个微信互怼表情包,有的时候也忙的一天不回个消息,关系好像还是之前那样,又好像亲近了一些,又好像疏远着,白宇自己也说不上来。
       两人按照时间久违地台里见到了面,白宇再见到他,突然想起前些天在车里自己连头像都不敢点,现在这个人竟然站在自己面前。心想见你一面是真够难的,白宇打了个响指:“好久不见啊龙哥!”
       朱一龙应该是刚结束什么通告,脸上还带着妆,衣服也很精神,整个人比平时更好看更精致了,他点了点头,好像有点疲惫,也还是笑着,恍惚中白宇觉得自己就像个微不足道的小丑,发光的朱一龙甚至有点陌生,直到他开口:“我记得你手机里有很多我吧,各种各样的?”
       白宇这才笑了与他亲近,故意停了一下摆出邀请的手势:“毛猴先请?”“你啊…”
       歌词改的还蛮有意思的,譬如关于朱一龙的高冷和白宇的淘气,以及年龄方面的调侃,都写的很合两位老师的心意。
       “哈哈,你们还真敢用淘气这个词啊,我以为会改个词呢。”
       “这个啊,不止龙哥,我们都觉得这个词特别适合您!您要是觉得不喜欢,改也可以的。”
       白宇搔了搔鼻子,看了一眼有点期待的朱一龙,说:“哎呀不用改,挺好挺好!”
       “看我拼命逗你开心能不能笑笑给我个回应,别急我不会把你嫌弃。”白宇拿着歌词,反复念这两句话。
       朱一龙:“怎么了?”
       白宇摩挲着下巴,讪讪地笑:“这,这两句,后面这句也太,怎么能这样写嘛,我…”
       “我去下卫生间。”朱一龙突然开口,放下歌词匆匆忙忙就出去了。
       “嗯?噢。”这是…怎么了?
       负责人:“咳咳,白叔,这句词,是龙哥要求的。”
       “啊?”
       “这句词,其实我们卡住了,后来征求龙哥的建议,他说这么写的。”
       白宇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人宠上了天,他低头看着纸,又在心里默读了两遍。
      “别急,我不会把你嫌弃。”
       我的妈啊,这什么…我去…白宇感觉朱一龙的千言万语好像都汇在这一句话上了,之前的种种别扭,白宇以为朱一龙是真的嫌弃他所以处处试探,以为他觉得自己招人烦所以一直隐忍,哪怕会被他讨厌也忍不住逗他,现在那个人告诉自己,他不是这样想的,他说,别急,他不会把我嫌弃。可是…可是他越是这么宠着他,白宇心里越觉得不踏实。
       白宇现在想立刻见到朱一龙,那个人这么好,他不直接告诉自己他的想法怕我尴尬,他这么累了还一直把我的心思放在心里,他刚听到我问这句词怕我忍不住情感还偷偷溜走,他真的…太好了,好到让自己没办法。
       “白宇,你怎么了。”朱一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看到白宇快哭了,明知道是因为那句词,不过也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反应,朱一龙蹲下来看着他。
       白宇吸了下鼻子没当众爆发,却没意识到朱一龙当众半蹲哄他,只是闷闷回了句:“谢谢你。”
       朱一龙笑了,他知道白宇懂他的意思:“我说过了,你不信。”
       “那些是采访,能一样么?”
       “那这是歌词,你不是信了。”
       “你…”
       “你信了,就好。”
       他这么好,让人怎么不喜欢,怎么舍得放手。

       时间飞快的过,一转眼就到了录制快本的日子,两个人被邀请到化妆间等待,白宇这两天活动多了起来,忙的不可开交,进了化妆间等人一走就往沙发上一靠,朱一龙跟着坐在白宇身边:“这么累。”
       白宇反问:“龙哥你也不轻松吧~”
       朱一龙:“就还好。”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白宇说着挑了挑眉,看了眼抿嘴的朱一龙“借我躺一下!”说着就往反方向挪了一下,顺势躺在了朱一龙腿上。
       “哎你!”白宇好像第一次听朱一龙语气这么激动。
       “躺一下呗?”
       “我说不行你会起来么?”朱一龙好像放弃了似的,摊手问他。
       “会啊,所以,躺一下?”白宇还假装思索了一下,最后还是赖在他身上,意思你看我这么累忍心让我起来?
        朱一龙默认了,讲真的他心底里一直想跟白宇有除了基本触碰以外的触碰,只是白宇猝不及防地躺倒在他身上,距离他上次靠在自己怀里和被自己抱到床上去已经过了很久,而且那些都是白宇没有意识的,突然让朱一龙承受白宇清醒时候的过度触碰,还是有点为难他了。

       白宇也觉得突然躺下有点冒失,掏出了手机以掩饰,刚打开微博,手机就被朱一龙轻轻点了一下:“你这样,会砸脸上的。”白宇这才退出了微博锁了手机,乖乖地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朱一龙也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发了什么,才又收好手机看着白宇小憩一下。
时间有点点久,久到朱一龙都有些酣,只觉得腿上的头动了一下,才清醒了一些。
       “龙哥…喊我,小白吧。”
       “嗯?”
       “喊我小白。”
       “你…”朱一龙彻底醒了,这个称呼…不是白宇喝多了那天晚上叫的么?他怎么…?
       白宇半睁开了眼睛却没有看他,只是微微眯着看着脚的方向:“你喊我的时候,我记得。昨天不知在哪听见有人唤这个称呼,就突然想起来了,也想起了你把我抱进屋,想起你照顾我。”白宇抬眼盯朱一龙的眼“怎么不敢那样叫我了?”
       朱一龙不躲也不避,叹了口气:“那是我的私心。”“私心?”“嗯,我想…”
       “咚咚…”敲门声响起,白宇没得到朱一龙的答案,虽心存遗憾也速度起身,心想着一定,一定要在最终分别之前问清楚。
       “请进。”朱一龙也压抑住心里的感情,站起身来答应。推开门的是朱一龙的助理:“龙哥,白叔,时间差不多了,不过突然有状况咱得换个房间,过来吧。”白宇听着也站起来,和朱一龙对视一眼然后一起往门口走。走廊里朱一龙走在前,白宇和经纪人走在后面,正寻思刚才怎么这么久自己好像都眯了一觉了,就听见前面助理佯装抱怨小声地跟朱一龙说:“你给我发微信我看见了,可得多谢我给你拖时间,再加上化妆师突然有事,要不然哪有时间给你休息啊。”“是是是,谢谢你。”
       白宇心里一暖,他是打了招呼才让我多睡了一会么…
       “想到什么了这么开心?”经纪人看白宇发自内心的笑了,开口问他。
       “嗯?没啊,就是跟龙哥工作,开心~”一个人,有另一个人把你捧在手里,岂非乐事?
       朱一龙回头,正对上白宇的灿烂笑容,虽然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不过朱一龙只觉得他开心,就够了。





这两个人,一个想把对方握在手里疼着,一个想把对方往外推。

评论(8)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