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欺负我!!

【朱白/龙宇】真相是假09 先虐后HE?

       有一种尴尬,它弥漫在车厢内的各个角落,它钻进人的毛孔里,它让人坐立不安心痒难耐…

       白宇和朱一龙又坐在同一辆车里,和之前每次采访的路上座位一样,朱一龙在左,白宇在右,中间隔着一条小通道。白宇觉得这车里他俩之间可能有一堵空气墙,怎么都越不过去的那种。白宇一会双手搓搓膝盖,一会看看手机,一会挠挠鼻子,一会擦擦眼镜,惹得助理看他好几眼,差点就要开口问他是不是被啥上身了。其实朱一龙也好不到哪去,只是表面淡定眼神波澜不惊,其实心里慌得一批。昨天他摸白宇耳朵扔下那一句话就跑了,让白宇别逃结果自己逃的干干净净,这下白宇不开口朱一龙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只是时不时清清嗓子喝口瓶装水,也不知道是感冒没好还是掩饰尴尬…
       其实那天朱一龙找代驾送白宇回来,他给白宇抹了泪之后白宇就一直靠在他身上,剧里白宇是故意逗他,现在可是100%腻在朱一龙身上,一直到白宇酒店房间两人全程无话。
       朱一龙搀扶着白宇进了屋,白宇一进门就要往地上倒,朱一龙撑着他肩膀说:“别耍赖,自己走几步。”
       白宇打了个嗝,抬起头笑的很傻:“说好了让我缠着你的,你不宠我了~”朱一龙额头上的青筋跳了一下,他一个俯身揽起白宇的膝窝把他抱在怀里,伴着白宇“哎?”的声音抱进了卧室。
       朱一龙把白宇放在床上,给他脱鞋脱外套,期间白宇一直像小孩子似的闹,朱一龙也只是温声哄着他说“别闹了,小白。”
       白宇立马就不动了,老老实实地问:“嗯…你刚叫我什么…”
       朱一龙给他盖好被子,眨了眨眼抿了下嘴唇:“你跟小孩子似的,叫你小白,怎么了。”
       白宇听了突然笑的特别灿烂,拉着朱一龙的袖子说:“嗯~不怎么,我喜欢~”
       朱一龙心跳忽然漏了一拍,他觉得他这辈子可能要栽这孩子手里了,这个人怎么这么轻易就能让他动心。他轻轻拍了拍白宇的爪子:“我去给你倒杯水。”
       两分钟的时间,朱一龙倒水回来白宇已经睡下了,他轻轻的把水放在白宇的床头,想坐在床边又怕吵醒他,还是乖乖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看着他。这让他忽然想起了拍镇魂的时候他坐在茶几上看赵云澜睡觉的场景,现在的心情,和那时候的小心翼翼的心情是一样的么?朱一龙想着没忍住咳了两声,其实他身体也正不舒服还喝了酒,咳嗽也是捂住嘴尽量不发出大的声音怕吵醒床上的小孩。朱一龙静静地坐着,白宇静静的躺着,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片段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
       “你比我小,不叫你小白叫什么,不过…也就你迷糊的时候我才敢这么叫。”
       “最近很累,辛苦你了。”
       “怎么那么傻,别人说几句就哭了,这么委屈还把嘴唇咬破了,傻白。”
       “我也不知道…这种感情是不是喜欢…拍了这么多戏,到头来还是什么都不懂…”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
       朱一龙坐在椅子上,腰向前倾,双肘撑在膝盖上,头有点晕,眼睛却是一直盯着白宇睡熟的脸。“在片场看了无数次你的睡脸,为什么每次都忍不住…”
       朱一龙朦朦胧胧中站起身,手撑在白宇顶着一头毛绒绒头发的脸两侧,吻了下去。
       “就当是我,烧晕了头吧。”

       前天晚上的事情在朱一龙脑海里像放电影似的一帧帧掠过,本来头晕晕的被助理接回去之后第二天清醒了不少,提着精神买了饭去照顾白宇,这小孩还问前一夜发生了什么,整个人醍醐灌顶,还好咳嗽了两声掩了过去,结果真的发烧再醒过来又看到白宇离自己那么近,前一夜的事一顺嘴就说出来了,现在的朱一龙真真的是强打精神出现在白宇面前,而且万一当时白宇不是想…想吻自己…怎么办……
       朱一龙脑子乱糟糟的,白宇那边也觉得这每天真的是太刺激了,比蹦极跳伞刺激多了。
       这么想着两人转眼就下了车被带到了快本的会议室,跟对方负责人见面说了几句重要事项之后,白宇觉得刺激的事又来了。
       “节目中需要两位老师写一首歌。”
       白宇睁大了眼,怀疑自己听错了,他看了看坐在旁边的朱一龙,朱一龙也微怔看向他。白宇指了指彼此,问:“我俩?写歌?”“是的,也不难,我们已经给出了曲子,两位老师写下对方的关键词或句,或者想说的话,我们这边负责编排修改,到时候您再负责唱就可以了。”白宇大概了解了内容点了点头,两个人接过白板和笔。负责人问“两位老师还有什么问题么?”朱一龙抬眼看了眼白宇:“角色…”白宇秒懂,接过话茬问:“噢,歌词是写《镇魂》角色相关还是我和龙哥本人相关啊?”“噢,写两位老师彼此的。”
       为了方便两个人的“创作”,他俩被带到一个没有别人的办公室,靠墙的沙发不大不小,两个人坐在沙发的两端…
       还是工作要紧,白宇偷偷看了眼盯着白板出神的朱一龙,在自己的板子上写下了“高冷”两个字,然后噗噗的笑了两声。朱一龙被他的声音所吸引,对上白宇的笑脸自己也绷不住了,笑着凑过去一些看他写了什么。
       “你怎么总说我高冷…”
       “您不高冷?”
       “我对你也高冷?”
       “唔…有的时候吧~”
       “那你还…”
       “诶,符合一下对外形象嘛。”
       “…哎。”
       “你也写一个我看看。”
       朱一龙闻言正了正身子,看着一脸坏笑的白宇,突然想起了他在床上撒娇打滚的样子,两个字就出现在脑中,他拔开笔盖写下——淘气。
       白宇坐过去凑近看了,毛绒绒的头挨在朱一龙胸前,眼睛睁着bulingbuling地,指着自己抬头问:“我?淘气?”
       朱一龙觉得自己又被撩了。
       “咳咳,是啊,你淘气。”
       “龙哥,我虽然比你小吧,但是这个词,会不会…也太宠了?”白宇的脸有点红。
       “总…总之在我眼里你就是淘气,改不了。”
       “好好好,你高冷,我淘气!”
       “白宇你28吧。”
       “嗯?是啊咋了?”
       “长得着急 皱纹 胡子”朱一龙在白板下簌簌簌地写下。
       白宇一记眼刀投了过去。
       “没毛病吧?”朱一龙还立起板子给他看。
       “确实确实。”白宇为他鼓掌,朱一龙咯咯咯地笑了。
       两个人在办公室里说说笑笑把任务完成了,之前尴尬的事也暂时抛诸脑后,两个人又挤在一起坐了,白板递给负责人的时候还互相怼着,负责人看了词之后感叹道:“你们两位老师,感情也太好啦。”白宇笑着看了眼朱一龙,说着像“营业”时一样揽上了他的肩:“是嘛?我也这么觉得~”朱一龙也是笑笑以回应:“他这个人,淘气的很。”
       负责人说过几天会把改好的歌词和成品发给两位老师,到时候再结合意见进行修改或者正式录音,白宇和朱一龙答应之后就算结束目前的行程了。
       分开前,朱一龙问:“你接下来去哪。”
       白宇说:“我没什么事了,你呢?”
       “我还有行程。”朱一龙看着他。
       “噢,那你去忙吧?”白宇说着拍了拍朱一龙的肩。
       助理已经为朱一龙拉开车门,朱一龙扶着门口,说:“那我走了啊。”
       “嗯,走吧走吧。”
       白宇站在原地看着朱一龙的车开走,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这几天每天都跟他在一起,精神绷着紧的厉害,他突然一走,白宇叹了口气摸了颗烟,也不知是难过还是松了口气。正心烦意乱的时候,手机微信响了:
       我对你一点都不高冷。
       “噗…咳咳咳…”白宇被朱一龙逗地笑,被烟呛了一口直咳嗽,他又吸了几口,扔掉燃着火星的烟屁股,眼中含笑,右手打了几个字点了发送:
       好好好,反正我是小淘气?

       管他的纠结与不安,享受当下。

评论(10)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