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欺负我!!

【言白元宵节24h/9h】有哪些不按套路出牌的例子

哈哈哈太太用了我的脑洞,炒鸡开心的!言白好甜好温馨~

清嘉:

ooc


知乎体后续


文不对题


ABO


元宵快乐


部分脑洞来自w @你们都欺负我!! 


 


我得介绍一下我们的主人公,老白,一个顶天立地的omega!


在omega如此稀少的当下,哪怕老白带着我这个拖油瓶,希望和老白结成伴侣的alpha依旧不在少数。至于我的alpha父亲留下来的标记,老白在离开他后第一时间就去掉了,不作数的。


记得我读书时和人打架,老师知道后让我们叫家长,我磨磨蹭蹭地领着老白进办公室的时候对方已经在了,他的alpha父亲就站在他的身边,人高马大的,我现在还能想到那个alpha眼里的暧昧和玩味。


我后来干了啥来着,哦,我又把他儿子打了一顿,让他在学校乱攀亲戚,看见我就叫妹妹。


尔等凡人就不要打老白的主意了哈。


碰上这种情况我是会下死手的。


所以我常跟我爹说,你能把老白重新追回来有我的一份功劳。


我这话确实没夸大,当年多的是给老白塞人的,老白一个都没看上眼,不过也架不住对方自作多情,自认为和老白特来电,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登堂入室了。碰上这种情况都是我出去唱白脸,也得亏我眼睛生的好,瞪人很有气势,凶巴巴的也怪唬人。


当然有人说我自私啦,我也问过老白这方面的事。


那天老白发低烧,睡得很早,晚上开始打雷下暴雨,我打小就怕这样的天气,抱了枕头就去敲老白房门,探头探脑的去分老白的床铺。


我问他你烦我吗,拦着不让你找alpha。老白嗓子还哑着,笑起来像是拉动了破旧的老风箱,他翻个身把我揽进怀里,跟我小时候跟他睡一个铺时一样,他说你瞎想啥呢。语气是难得的温柔宠溺,要是他单位里那些小迷妹听到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保准可以炸了几个来回了,但跟着老白混迹多年的我只是淡定的说,注意你的形象,ooc了。


那年老白破天荒的带我回他家过了年,我想是不是那次晚上的真情流露让他误以为我贪恋家庭的温暖。


如果是的话,我道歉。


我和老白那家不亲,那家为着我是老白女儿的缘故也不对我怎么上心,更别提老白把我送到白家后收到了消息,他自己没进家门就走了。


也不知道老白是怎么想的,把我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扔到一群豺狼虎豹中,这是巴不得我尸骨无存吗……


扯远了咳。


其实老白心里一直装着我爹,但性格使然,他不会表达出来。我找到我爹后了解到,我爹这些年也是单身等着老白。我想这多好,破镜重圆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啊。


结果他俩磨蹭好久,证还没扯。老白知道我找到我爹后没反对我和他来往,偶尔也会亲自送我去他家过周末,但老白和我爹都不见面。


不见面咋回忆往昔咋再续前缘!能不能按套路来一下?像这种郎有情妾有意就是大团圆的标配啊!


而且我爹他不是一般的总裁!有哪个总裁和我爹一样能文能武,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在外能赚钱养家,在内能貌美如花!


那段时间急得我咳嗽的嗓子都哑了,自个儿在家买了雪梨挖了核填了冰糖炖,没注意到老白回来了。


老白单手提着购物袋,也不知道他买了什么,撑的鼓鼓囊囊的。我感觉不对劲,回头看他发现他另一只手让绷带吊着挂在胸前。老白受伤对我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了,他那个工作可能是会把伤疤归为勋章的吧。我问他提前下班还是放假了?他说放假。也对,让一个吊绷带的冲在第一线,别说敌人了,人质可能也得吓得够呛。我说那你去睡会,我做饭。


我这边还没炝锅,那边门就响了,我开门发现是个小年轻,看起来青涩稚嫩,还是个alpha。


他开口问老白是不是住在这。我一眼就瞧出来了,这是谁啊,这不是我爹的情敌吗,看他手里那束花!我说老白已经睡了,那个小年轻在门口嗯嗯啊啊不好意思老半天,最后让我把花转交给老白。


我随手就丢给了丸子咬着玩,转头对被吵醒的老白笑得乖巧,没事,没人,你快去睡,一会吃饭。


第二天打扫房间的时候从犄角旮旯里翻出来零食若干,一气之下全给吃了。吃完坐在沙发上思考人生,老白怕不是个属鼠的,天天屯粮。下午我爹喊我过去玩,开开心心地去了,吃晚饭的时候被零食撑的吃不下。我爹皱着眉说我不该吃这么多零食。我说老白不乖,你omega你自己管,我是管不了了。还十分套路的把老白受伤和有小年轻来探视的细节透露了一波。


他们不按套路出牌没事,大不了我再创造一发新套路。


我爹问老白的伤情的时候我就知道,总算走上套路了,心里的小人猛拍大腿,但表面还要装的一本正经。


我领着我爹进门的时候,老白还在睡。我说我去写作业,说完就遛了,把我爹和老白关一间房里,孤A寡O的,想想都刺激。


其实老白除了手臂骨折以外,腰侧还有一道伤口,老白睡像不好,有次从沙发上栽下来,捂着腰侧的伤口疼直吸气。刚想到这里就听见隔壁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一听就挺疼的,可能是老白醒了。


我还好奇这是床又不是沙发,怎么还能滚到地上去,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一睁眼看见自己前任站在自己床头,换我我也得摔下去。侧耳听了半天,没其他动静了,就牵着丸子去扒门缝。


从门缝可以看见我爹扶着老白的腰,正在帮老白重新缠绷带,刚才那一摔可能又把伤口摔裂了,老白是属于伤口不容易好的类型,伤口都愈合的特别慢,我看了都心疼,更别提我爹了。


但是我爹吧,手上动作没停,嘴上一点表示都没有。老白也侧着脸看不见表情,我觉得老白肯定在心里盘算怎么教育教育我了。


就在丸子差点把门撞开的时候,我爹总算说话了:“如果可以,真不想让你做警察了。”一听这话我就知道了,凉凉。老白是个很独立的omega,不像一般的omega一辈子就想着依附自己的alpha生活。我爹这句话算触了老白的逆鳞,我总感觉下一秒老白就要一拳打断我爹那漂亮的鼻梁骨。


可老白既没炸毛也没一拳挥过去,他只说:“说什么呢。”语气算得上……温顺?反正也没按平时的套路出牌就对了。


我爹干脆坐在老白身边:“我想让你做我一个人的omega,而不是所有的白警官。”


这算是alpha的占有欲吗?我爹这个总裁怕不是个假的?


还没成年的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一脚踹翻了这碗狗粮,想着这下总该完事了吧,麻溜的爬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爹从老白房间里出来问我想吃什么。我眨巴眨巴眼,拿着钱包说家里菜不够,我出去买点。在楼下就撞见那个小年轻,他看见我打招呼说上次回去问了才知道我是老白女儿,看我往超市走问我是不是去买菜。我笑着对他用我最乖巧的声音说对啊,我爹听见老白受伤就停了工作回来看他,家里菜不够三个人吃的,我出来补点。


我爹这两个字我还是咬的重音。小年轻挠了挠头把手里东西递给我,说这是大家托他带给老白的,既然我爹在家不方便就麻烦一下我了。我笑眯眯地接过来,不麻烦不麻烦。两个人站在超市门口商业胡吹,画面太美。


解决了一桩心事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回家时特意没惊动我爹和老白,潜到房门口继续心安理得地偷听。


我听见我爹的声音:“你疼醒的么。”


老白说:“不是。”


接着我爹又说:“那就好,你睡吧,不用在意我。”我看了看挂在客厅的钟,已经八点了,我爹还让老白睡,我看不如干脆把老白绑床上算了。


好奇心驱使我撬开一点缝,继续我的偷窥大业,最近啥事都没做光在担心他俩这些糟心事了。


透过门缝我看见老白犹豫了一下,抬起手摸摸了我爹的眉头:“皱着都不好看了,笨蛋。”


我差点按捺不住叫出来,扶着门板偷笑,没料到一下手滑直接推开了门。


 


END


 


小剧场:


过年的时候我爹给我买了一条高腰的红色裙子,裙摆上是用金线绣的大朵大朵的花,俗得很喜庆。


他让我穿去让老白看。


我没看到老白,瞟见了趴着写对联的某位许姓少年,提着裙子在他面前转了一圈,问他好看吗。


他抬头弯着和他妈一样的眼睛说: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傻了。


……这又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


 

评论

热度(275)